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美十年期债息急升留意美国货币政策或现变数

2019年10月13日 栏目:娱乐

美十年期债息急升 留意美国货币政策或现变数1月6日,周日。三星期前,市场对鸽派大胜深信不疑;三星期后,鹰派抬头之说不胫而走。不足一个月,

美十年期债息急升 留意美国货币政策或现变数

1月6日,周日。三星期前,市场对鸽派大胜深信不疑;三星期后,鹰派抬头之说不胫而走。不足一个月,美联储从推出QE4并落实货币政策跟失业率目标挂钩,到议息纪要发出购买资产年内可能画上句号的讯息,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美国复苏势头突然加速,以致决策者不得不考虑急转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上周五公布的去年12月就业报告,足以证明美国劳工市场仍未偏离缓慢改善的轨迹;在财政悬崖风险似消未消、任何协议皆免不了使经济增速放缓的前提下,美联储于短短三周内向市场发出矛盾重重的讯号,背后原因加倍耐人寻味。

债市亮灯

由于事出突然,从历史追溯政策足迹的分析家,大都侧重货币政策由松入紧 出其不意 的程度,1994年因此成为市场人士的重要参考。那一年,美联储在投资者没有充分心理准备下收紧银根,美债孳息大幅抽升,引发九十年代初涌入亚洲的热钱大举撤离,美国十年期债息两个月内急升170个基点,新兴股市包括港股大幅调整,不在话下。

然而,老毕却认为,十年后的2004年,跟今天存在更多共通点,要从历史中寻觅美联储决策的足迹,1994年的参考价值我看不如2004。单从资金流向判断,1994年之前一两年,美国的宽松货币政策触发资金东来炒作,前大摩策略师比格斯1993年便大声疾呼亚洲股市MaximumBullish(牛市).

此话一出,美联储翌年便大手加息,引发热钱大举撤退;与今天一样,债市乃当年市场上发出警号的盏红灯。

上周,美国十年期债息于三个交易日内急升21个基点。资金流出债市,显然非由于经济势头转佳,投资者弃债从股,而是出于市场对美联储超宽松政策提早结束的忧虑

然而,必须认清的是,只要美国政策利率维持在0至0.25厘水平,即使美联储下月便停止购入资产,由于 零息 不变而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亦没有缩减,市场上的流动性依然异常充裕,那又怎称得上银根突然抽紧、超宽松政策提前 结束 ?以此为讨论基础,1994年美国出其不意加息,性质上跟美联储目前正在盘算的路向显然并不一样。

格老与伯老

在量宽(QE)仍处于纸上谈兵阶段的2003年,美联储把联邦基金利率降至格林斯潘年代已属低无可低的1厘水平,以应对科泡沫爆破和 911 恐怖袭击触发的经济衰退。2003年6月至2004年6月,美息于1厘水平维持了足足一年,其时离格老退位已不过年半。

经济史家在谈论2008金融海啸时,每把催生灾难的楼市泡沫归咎于格老宽松政策维持太久,但无可否认的是,2004年标志着美国货币政策 正常化 、利率拾级而上的开始。从2004年7月起,美联储在二十二个月内加息十七次,联邦基金利率由1厘回升至5.25厘水平。那等于说,伯南克上任(2006年2月)初期,接下的是一个比较正常的政策棋局,令他在次按引发金融危机后,得以通过把利率降至零水平

,纾缓信贷/楼市爆煲对市场和经济造成的冲击。这虽不足以免却伯南克求助于量宽等非传统工具之苦,惟格老于在位一年半踏上 利率正常化 之路,确实为伯南克提供了不容低估的政策空间。

时光飞逝,假设伯南克不寻求连任,他将在2014年1月31日期满退位。那么剩余任期便刚好一年

,比格林斯潘把货币政策纳回 正常 轨迹时剩下来的任期还要短。今时今日,人人挂在唇边的是 新常态 ,美联储突然加息或利率拾级而上,市场皆难以承受。可是,就如格老退位前一年半启动利率正常化那样,伯南克为其继任人预留政策空间,并非不可想像的事。

时移世易,美联储已落实息口变化跟失业率和通胀预期挂钩的政策,决策者对购买资产计划分歧严重,不代表6.5%失业率与2.5%通胀目标已不存在,但美联储把资产负债表冻结于目前规模,变相结束无限量宽政策,可能性是不容抹煞的。投资者不能不密切注意美国货币政策可能出现的变数。

撇除一些重大事故,美联储像1994年般大幅加息、推出更多非传统措施刺激经济,两者可能性都不大。2013年美联储通过加息或出售资产从市场中 收水 的可能性虽微乎其微,但随着 公开市场操作 暂停,逐月向市场注入的新流动性势必消失,效果跟QE1、QE2结束如出一辙。

免费小程序制作
微商城单品怎么做
微信小程序怎样制作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