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哥妹与骗子江山文学网

2019年07月14日 栏目:娱乐

“铃——铃——”    黄宜山极不情愿,从电视上的肥皂剧中,拉起了自己的心神,一脸的心不甘、情不愿拿起电话,无精打彩的:“喂,哪个。”   

“铃——铃——”    黄宜山极不情愿,从电视上的肥皂剧中,拉起了自己的心神,一脸的心不甘、情不愿拿起电话,无精打彩的:“喂,哪个。”    “我是市里人民医院的采购科李科长,想在你这里,采购两个电瓶,请你准备好,我从省城开会回来,顺路取回去。”    黄宜山在市里开了个汽车配件门市,由于经营不善,已经进入了倒闭倒计时,心情无比的郁闷,每天就是看看电视,得过且过的混一天算一天。想不到今天,天上掉下了个大馅饼,心里那个喜哦!    “妹妹你坐般头,哥哥我岸上走——”轻快的歌声,从黄宜山的嘴里哼了出来,一脸喜悦,人逢喜事精神爽,就是现在的写照吧。    黄宜山准备好电瓶后,美滋滋的冲了杯茶,慰劳了一下自己,就又回到了电视前,看那些骗人眼泪的肥皂剧。但是心神却怎么也静不下来了,时不时的往门外扫,一脸憔急,没多久却又满脸笑容。    “铃——”半小时后,电话刚响起,只见黄宜山像一只活灵活现的脱兔,蹦了过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抄起电话,极有礼貌待客的古风格:“喂,你好,这里是黄宜山汽配门市。”  “你好,我是市人民医院——”“你好,李科长是吧,你要的汽车电瓶已经准备好了,你现在要来取吗?”对方还没有说完,黄宜山就逼不及的抢着说道。    “对我是李科长,现在我正在回去的路上,一回到市里,我就过去取,你把发票开好就行了,现在有点事要你帮下忙。”自称是李科长的不紧不慢的说着。    黄宜山现在只想快点把电瓶卖出,那管得了话多,忙问:“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帮得上忙,一定帮你叨着。”一付天蹦下来,我都给你撑着。    “是这样子,现在院里要采购一批消毒粉,你能不能帮忙先帮我先买下,等下到你那一起运回去。”李科长很诚恳的问着,好像怕黄宜山不答应似的,接着又说:“只要你帮办了此事,以后的汽车配件,都在你这要;那消毒粉,也让你帮忙彩购,让你吃点回扣。”    黄宜山此时,只管你要电瓶,其它的都没问题,刚才已经把话放了出去,也收不回来了,咬着牙:“行,没问题。”生意看长久些,说不准这是贵人帮助自己呢,这个门市,也许就渡过了难关。    李科长十分适时的问:“黄老板,你有进货门路吗?”所谓隔行如隔山,黄宜山哪有什么进货的门路。李科长又说“邻市的张雄哲,是专营消毒粉的,我以前经常在他那要货的,价钱十分合情合理,又会做人,只是现在闹了点茅盾,不怎么好来往。”    黄宜山问了电话号码,便挂了电话,与张雄哲联系,电话通后,只听到对方非常有礼貌、非常热情:“你好,这里是消毒粉专营门市,我是张雄哲,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你好,张老板,我是邻市的黄宜山汽配门的,想了解了消毒粉怎么卖。”黄宜山给对方的礼貌和热情潜移默化了,也非常有礼貌、热情的说道。    “现在的市价180元一袋,既然黄老板是新客,那交个朋友,朋友价145元一袋,你看怎么样?”    “好的,你就帮我送100袋过来吧。”自己的手里只有这么点钱了,还是东借西挪的窝出来进货的。    时间分秒的过去,半个小时过去后,一辆小货车停在了黄宜山的门市前,从驾驶室上跳下一个人来,圆脸凸肚,衣着光鲜,一付商家的模样,看了一眼门上的照牌,边走进去边叫:“黄宜山在吗?”    黄宜山本就像是在等财神,听到叫声,就蹦了出来,见到来人:“我就是黄宜山,你是哪能位。”    “邻市消毒粉门市的,我叫摩易,你要的货送来了,请查收。”说完便从口袋中拿出票据给黄宜山。    黄宜山看着手里的票据,发然货价怎么开出180元的价格,刚想发问,摩易像是知道黄宜山想什么一样:“这是票据上的价格,黄老板你按145元付帐就行了。”一付大家都是这样的样子。    黄宜山付了14500元钱后,摩易还非常努力,和黄宜山把货搬到了门市了里,现后客气一番,从那钱中拿出500元,给黄宜山意思意思,然后高开。黄宜山非常激动的收下,还不停的说:“谢谢——”    黄宜山左等右等的,又过了半个小时,还没有见到李科长到来,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旋打李科长的手机:“你拨打的手机已经关机。”像推命的声音从心头响起,黄宜山慌忙的打市一医院,但是却得到没有此人的回复。    黄宜山像一团稀屎,软散得脱落在了地上,双目无神,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铃——铃——”    跌倒在地上失神的黄宜山,让急促的电话声拉回缈缈神游的魂魄,一个急促冲过去,颤抖的双手,快速的拿起电话,却差点让话电跌落在地上。    “喂,是——是李科长吗?”黄宜山此时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哥,你怎么了?”却是在城市另一头,经营着汽车轮胎的妹妹。    “哦,是妹妹哦。”黄宜山此时连电后的一根稻草的梦想,却是让妹妹的声音,给生生的切没了。“有什么事吗?”黄宜山回到了地狱中。    “哥,你是不是让人给骗了?”妹妹在电话的别在头问。    “是”黄宜山此时,不得不说出来了,却带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哥,我现在在派出所,你马上过来。”    “你怎么了,怎么会在派出所?”黄宜山还没有从先前的痛苦中出来,又陷入了妹妹怎么在派出所的事中。    妹妹听到哥哥急促的问话声,知道哥哥可能是误会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只好解释。    原来是妹妹也同样接到了自称李科长的电话,也同样了先要采购汽车轮胎,再又要采购消毒粉,但是妹妹却多了个心眼,先打电话支人民医一查,没有此人。再又打电话到医药公司,一问消毒粉的价格,是十多元一包,知道了来龙去脉后,妹妹就报了警。警察就设下了一计,将那伙人,全给捉了。现在打电话问问大哥这边出事没。 共 241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阳痿导致不孕,这些预防方法你应该看看
黑龙江好的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