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养生

反贪特侦队长被停职掐死移情别恋情人

2019年03月06日 栏目:养生

反贪特侦队长被停职 掐死移情别恋情亾原本是反贪局特侦队长,曾经被评为“检察官”,婚外与女医生缠绵,后来因违规担保,被停薪停职追还贷款

反贪特侦队长被停职 掐死移情别恋情亾

原本是反贪局特侦队长,曾经被评为“检察官”,婚外与女医生缠绵,后来因违规担保,被停薪停职追还贷款;失去工作的同时,也失去了情爱。他抱怨社会不公,抱怨世态炎凉,更抱怨昔日的情人绝情不义。移情别恋的女医生携款失踪,他终将自己曾经深爱的女医生掐死。

□特约撰稿 伍法明 魏远林

8月26日,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检察院原反贪局特侦队长刘履江故意杀人案被蓬安县公安局侦查终结,以刘履江涉嫌故意杀人罪将此案依法移送蓬安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宾馆床下发现裸死女医生

2003年1月22日上午,蓬安县某宾馆的服务员做客房卫生。在801房间弯腰拖地板时,服务员隐约发现席梦思床下有东西。“那个粗心客人把东西丢了?”她下意识地蹲下身子去用手拖。

“啊!是赤身裸体的女尸!”服务员吓得毛骨悚然,惊叫着冲出门外。同事们跑过来,一边保护现场,一边向警方报案。

民警火速赶到现场展开工作。民警看到,现场门窗没有撬盗痕迹。尸体已经出现严重尸斑,法医推测死亡时间在24小时以上,赤身裸体,阴道有精液残留物。警方据此分析,疑凶应该是死者的熟人或朋友。

受害人的身份很快查明,死者名叫张小群,32岁,生前系蓬安县某医院的妇产科医生。先后在蓬安、广安等地医院工作,曾有过两次短暂的婚姻。据同事回忆,有人在出事前的1月17日傍晚还看到过她。

专案组将排查重点放在与张小群交往的人群中和1月17日至22日住过这家宾馆的客人身上。

经过排查,1月17日到宾馆登记住宿的广安市广安区检察院检察官刘履江的作案嫌疑进一步上升。刘履江曾经是张的男朋友。但经与广安区检察院联系得知,从2001年下半年起,刘履江就被停薪停职,早就不知去向了。警方立即驱车赶往广安刘履江工作过的单位调查。

孽情套牢反贪特侦队长

刘履江,1961年生。1979年,初中毕业后应征入伍在新疆某部服役,1992年转业回广安,被组织安排在广安区检察院反贪局工作。妻子在一家公司上班,有两个儿女。

刘履江在反贪局3年就因工作出色,被院里评为“检察官”,之后升为反贪局特侦队队长。

1996年冬,刘履江牵头侦办一起职务侵占案,当事人的亲属听说是刘履江在办理此案后,通过关系人找到刘履江,送去现金1万元,求他手下留情,并许诺事成后再重金相送,遭到刘履江的严辞拒绝。

就在侦办案件的关键时节,刘履江不幸患上急性肠炎住进了医院。

住进医院当天,一个身材苗条、年轻貌美的女医生来到他的病房与护士聊天。得知他是反贪局特侦队的队长,接连几天,这个女医生都主动对他嘘寒问暖。刘履江得知这个女医生叫张小群,比自己小10岁,是这家医院的妇产科医生,曾有过两次不幸婚姻,现孤身一人。

刘履江觉得这个女医生有一种无形的魅力。住院7天后,他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刘履江做梦也没想到,这是别人精心设计的陷阱。

就在两人关系迅速超越道德底线之后,张小群开始当起了刘履江正在侦办的这起职务侵占案当事人的说客,并允诺事成后将与之结婚。在刘履江的运作下,这起闹得沸沸扬扬的职务侵占大案终不了了之。

张小群亲眼看到了权力的魅力,对刘履江发起了更为猛烈的情爱攻势。与此同时,刘履江也加紧了离婚。

经过近5年的离婚大战,2001年8月,刘履江以两个孩子和财产全部归妻子为条件,拿到了离婚证,并搬到张小群家与张小群同居。

就在两人准备婚事时,刘履江却被停薪停职了。

移情别恋情人携款失踪

2001年下半年,四川省开始对农村合作基金会的违规和不良贷款进行全面清理。两年前,刘履江曾以公职人员身份担保的形式,在广安区某农村合作基金会违规为一公司担保贷款10万元,但随后老板去向不明。2001年12月15日,未收回分文贷款的刘履江被上级责令停薪停职,直到收回全部贷款为止。

停职后,刘履江成天进茶房、歌厅,打麻将、酗酒、打牌成了他的主业。朋友对他渐渐疏远了,当年的对手对他冷嘲热讽。

失去工作,没有了稳定收入,手中也没有权力。曾经对他热情似火的恋人也开始降温,甚至挖苦讥讽他。

刘履江这时一再要求与张小群结婚,张却顾左右而言它。

刘履江体味到了世态炎凉,认为社会对他不公。时不时在家里发脾气,动不动就摔东西,甚至拿张小群撒气,张小群常常被打得鼻青脸肿。

2002年4月,就在刘履江与张小群吵得不可开交时,张小群结识了一个名叫冯刚、与她年龄相当的病人。

冯是一家公司的部门经理,不但比刘履江年轻,而且身材高大、英俊帅气。张小群在心中把两人进行比较,觉得刘履江现在各方面都不如冯刚。张小群的美貌也吸引着冯刚,两人迅速超越了一般的朋友关系。

刘履江觉察到了张小群的异常行踪。2002年5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刘履江悄悄尾随张小群至一家歌厅,把关在一个包间缠绵的两个人逮了个正着。刘履江凭着当兵多年练就的拳脚,将身强体壮的冯刚打得跪地求饶。然后又将张小群强行拉回家,用皮带将张小群一阵暴打,张被打得皮开肉绽,在床上躺了3天。

刘履江在情感上失去了寄托,便想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

2002年6月18日,刘履江去银行把仅有的8.2万元存款取出来,准备再向朋友借一点凑足10万元归还那笔为他人担保的贷款,以早日结束这种“无组织无纪律”的生活。

他把钱取回家后,藏在衣柜里,然后出门准备找朋友再借一点。

傍晚,当刘履江怀揣着从朋友处借来的钱高兴地回家时,他看见茶几上放着一张字条:“刘哥,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离开广安去了很远的地方,望自重!我的请求是你不要来找我……求求你,千万别来找我,这间住房留给你,钱我拿走了,好好珍惜吧!”

刘履江慌忙打开衣柜查看,发现钱果然不见了。昔日被自己爱得死去活来的恋人带着自己的血汗钱走了,在这节骨眼儿上,这不是落井下石吗?

“老子要你不得好死!”刘履江一拳砸在衣柜的穿衣镜上,顿时,玻璃碎片洒了一地,拳头划开一条大血口子。

在随后的日子里,刘履江多方打听,并先后到张小群曾经工作过的广东深圳、福建厦门等地寻找,均不见张小群的踪影。

分手前掐死女医生

2003年元旦,近乎有些绝望的刘履江偶然得知张小群在蓬安一家私人医院上班。1月17日下午,他风风火火地赶到蓬安,悄悄来到这家医院,果然见到寻找了半年之久的张小群。

张小群见到“千万不要找自己”的人居然找上门来了,颇感吃惊。但见刘履江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紧张情绪才稳定下来。

见到张小群,刘履江丝毫没有责怪她悄悄拿走存款的意思,反而倾诉相思之苦。见刘履江还这样深爱着自己,内心愧疚的张小群一边解释这半年的艰辛,一边小心地赔着不是。

刘履江问起8万元钱的事,张小群称目前手头太紧,请求春节过后再还。刘履江心里虽不愿意,嘴上却不好说什么。他让张小群跟他一起回广安,张称在蓬安工作顺心,不想回去。

见张小群态度坚决,刘转而说两个人的事好说好散,提出晚上一起吃饭。

张认为刘履江这一要求合情合理,以为他顶多像往常一样,在自己身体上发泄完再毒打一顿了事,既然是一次,自己就豁出去了。

张小群考虑到刘履江每次发脾气时都会摔烂等物品,便瞅机会把自己的送到隔壁办公室交给同事代为保管,然后跟刘履江一起出去了。

晚饭后,刘履江要张小群去他事先在某宾馆开的房间坐一会儿,张也顺从地跟刘履江来到宾馆,向服务员报个假名要了一间钟点房,住进了801号房间。

尽管他们曾经闹得不可开交,眼下又各揣心事,但他们毕竟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曾经海誓山盟,曾经相亲相爱。一进房间,两人便轻车熟路地缠绵在了一起。

刘履江疯狂地发泄后,张小群也疲惫地入睡。

看着自己身旁这个熟悉的女人,刘履江又恨又爱。他想,在自己的生命中,还从来没有遇上张小群这样一个善解风情的女人,为了得到她,自己不惜抛家弃子,不惜违规办案。而她却落井下石,拿着自己的“救命钱”去养“小白脸”,使自己落得个要家没家、要钱没钱、连工作都要失去的结局。

刘履江靠在床头抽着闷烟,他把自己今天的下场都归咎于身边这个女人。他暗下决心:既然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也不要让别人得到。

见张小群睡得很死,刘履江猛地侧身跃起骑在她的身上。

张小群以为刘履江又要纠缠自己,睡眼朦胧地撒娇说:“太困了,让我多睡会儿吧……”

“睡?我让你永远地睡下去!”刘履江说着,双手猛地死死卡住张小群的脖子。这时的张小群很快便昏了过去。

刘履江担心张小群不死,又慌忙从衣兜里掏出带来的绳子,缠上张小群的脖子……确认张小群断气后才松手。

刘履江顾不上给赤裸的尸体套上衣物,拉开席梦思床垫,将还留着余温的遗体放在床下,整理好床铺后,镇静地打开房门,换到了自己事先登记的805号房间继续睡觉,直到天亮才从容地退房离开。

假证不敌“追逃能手”

案发后,蓬安县警方很快就将疑凶锁定为刘履江,并把相关信息上在全国通缉,四川省公安厅也将其列为省厅督捕追逃对象。

杀人后的刘履江,花钱做了假身份证,并用这张假身份证乘飞机从重庆逃到了曾经当兵服过役的新疆,然后转乘火车来到了人烟稀少、位于中俄交界的新疆哈巴河县打工。

2004年3月,刘履江来到新疆和田县,在一个建筑工地打工时认识了一位姓周的建筑老板。周老板对这位精明的四川老乡颇有好感,表示愿意请刘履江当助手,共同承包工程发财。

2005年6月,刘履江在和田县认识了当地女青年刘霞,并很快同居。过了两年逃亡生涯的刘履江终于再次找到了家的感觉。他想,新疆人地生疏,没有知道底细的熟人,自己作案都快3年了,眼下非常安全。他想好好挣钱,好好过日子。

2006年4月3日,周老板打称在哈密承包了一个几百万元的工程,要刘履江马上赶过去商量合作事宜。刘履江兴奋不已,立即乘火车前往哈密市。

在库尔勒火车站排队购票时,售票大厅来了个30岁左右的年轻民警。年轻民警扫视了一下四周,径直来到刘履江面前,礼貌地请刘履江出示身份证。出门在外,这样的检查太多了。刘履江非常镇静地掏出查验过多次的假身份证。年轻民警边查看边询问刘的家庭情况和同组村民的情况,刘对答如流,但民警还是在身份证上发现了破绽,要刘履江到火车站派出所进一步接受调查。

民警通过联查询身份证的住址上没有“余明近”这个人,刘提供的几个同组村民的姓名也没有。这个年轻民警曾获“追逃能手”称号,他根据刘履江的口音,当即在云、贵、川、渝公安机关上通缉的逃犯中查询,经与刘履江的照片比对,确认“余明近”就是上通缉的“蓬安1·22”案杀人疑凶刘履江。在事实面前,刘履江不得不供认自已的真实身份。就这样,潜逃达3年之久、极具反侦查能力的检察院反贪局“特侦队长”,戏剧性地败给了年轻的“追逃能手”。

6月26日,刘履江涉嫌故意杀人案侦查终结,蓬安县公安局以刘履江涉嫌故意杀人罪依法向蓬安县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本文除疑凶外均系化名)

牛大帅代理
蒙古熟羊肉价格
西安实验台厂家批发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