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美食

菊韵小说有多少人路过我的村庄江山文学网

2019年07月14日 栏目:美食

这是一个略带薄凉的村庄,景物迷离,小河流淌,只是有些空旷,弯弯的月亮,每每雀跃时,都能看见树下的女子一脸的忧伤,清秀的面部透着冷艳,凝望寂寥

这是一个略带薄凉的村庄,景物迷离,小河流淌,只是有些空旷,弯弯的月亮,每每雀跃时,都能看见树下的女子一脸的忧伤,清秀的面部透着冷艳,凝望寂寥的夜空时,嘴角都是平行的。一眼望去孤傲寡淡透着清凉,不知有几回这样的月下伫立,写一脸的忧伤镌刻眉梢,掩盖不住内心的一轮冰冷湾月亮……    ------题记    一,初识邂逅在缘分的天空    又是一年寒食节,与他她有太多的记忆,只是一直就在心中存放不曾忘记,故作的平静是不愿让人看见她曾这么在意他,故作的薄凉是不愿让他泉下有知了解她更多的缜密心思,故作的漫不经心是在无言的沉闷中放手所有的情欲,故作的淡忘其实一直就在记忆里走来走去,她不会把这种记忆带到日常生活,但清明的时候允许自己放开的想一下他,又有何妨……  三十一岁那年,离了婚的她经人介绍认识了他,一个长得蛮帅的28岁的也是离过婚的男人,白净的国字脸,秀气的眉宇,配着一双笑盈盈的桃花眼,有棱角的嘴微微上翘,透着一种刚毅,185的个头干净的着装,英俊的面孔透着几分苍白,据介绍人讲,他病了一年才好。眼的感觉就是有一种早就见过的熟悉,但是却从未谋过面。  他家在乡下有房子,父母都在沈阳居住,这次是要到沈阳去给人开那种铲车,因为这活挣钱多。于是见了面几个人在一起吃了一顿饭,俩人都没啥意见,就先处着……  他于第二天登上去沈阳的列车,她仍旧经营着那个并不景气的商店,三天,两日他会打电话和她谈谈心,说说他的近况,然后就会问她过的好吗?累不累?体贴的问寒问暖,就像一个相处许久的恋人情意绵绵,那磁性的声音每每都让她感到温暖,让她感到从未有过的温馨。她不会说太温柔的话,只是告诉他注意安全,要好好吃饭。他会说,想念之类的话,她就会一脸羞涩的泛红了脸……  半年后,他和她说,要回来和她过日子,她轻轻的说好,回答的声音像蚊子一样小,她在空闲时收拾好了屋子,把所有的角落门窗都擦洗的一干二净,三十一岁的她看起来就像二十四五岁的样,清秀的面孔白的不施一点胭脂,文静的就像一个老师。  许多人都说她长得好看,有种忧郁的美。他也很喜欢她的清秀,但更喜欢的是她的性格,那种柔中带钢的秉性让他看见了她特有的美,不日后那个日落的傍晚,他回来了,带着一身的疲惫怠倦,但人还是那么英俊刚毅。  四目相对,所有的关切和惦念都融化在一眼的旖旎里,他说对不起她没挣着钱,不能给她正常的温饱,不过他会好好找份工作养她和她的孩子,她平静的说不怕我自己有手有脚不用你养活,她为他做了他喜欢吃的几个炒菜,还陪他喝了一点红酒。  他望着她眼里充满了爱惜,不停地给她往碗里夹菜。她低着头不敢去接他那射过来的温柔目光。饭后,他帮她收拾碗筷,之后俩人并坐在一起谈论着一些身边发生的故事,他讲时,她就边玩着手边听不作声,她讲时,他就盯着她笑让她感到好不自在。  他就住在她家,她领着六岁大的儿子住在离她这儿不超过50米的妈妈家,早上回来时,他已经买好了早点在等她,他们像一家人一样坐在桌边吃饭,她的儿子竟然不讨厌他,任他摸自己的小脑袋还会回报一个嘻嘻的朗笑,因为他陪他玩了游戏而且还打得不错,还给他买喜欢吃的薯条和喔喔佳佳奶糖。  她还没有依他怀里一回,而他已经被他抱在怀里几次了,她也曾想这样英俊男人的怀抱一定会很暖,一定会很遮风,女人的矜持让她恰当的与他保持着一尺的距离。因为他就要娶她,她想要等那幸福的时刻,再给他美好的温柔。  有两天她没上店就在家陪他听歌,下跳棋,散步,还有做饭给他吃,他说他若唱歌会唱哭她,她说她唱歌会唱哭许多人,他就望着她怪怪的笑,那神色明显是不相信,她一本的正经,脸上显出一副爱信不信的严肃样,哈哈……每次都是他先笑,被她的幽默和讲话的表情逗笑,于是她也就不在装淑女,捂嘴适宜的伴笑……  没事的时候,他会骑着单车驮着她去商店买东西,他会挑选适合她的衣物买给她,然后让她穿上给他看,生活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走着,她的许多好姐妹都等着吃他们的喜糖,在外人眼里这是一对很令人羡慕的伴侣。许多人开始给他找工作,就等着一切安置好就把事办了。  这天他和她说要回乡下一趟,因为他的弟弟和人打架伤势很重,需要输血。他要立马赶回去,顺便把乡下的房子处理了。说完匆忙背起行囊就走了,她在家等他回来,也担心输血后的他会不会头晕,会不会晕倒,会不会……她一直担心着。  这天她回她妈家,老妈很严肃的告诉她,这个对象不要再处了,他在乡下娶过三个老婆,个老婆那扔下一个闺女已经挺大了,第二个老婆那又扔下一个儿子也有三,四岁了,两口子打架把媳妇胳膊都打折了。全屯子没有一个不知道的,第三个娶的是个小姐,他就靠人家养啥活都不干,后来人家就不和他过了,这样他就离开那个村子了。她问老妈这话是谁告诉她的,她妈说是你二姨来了,提起你的事,才说的。他们就住在一个屯子,这事不会搞错……  几天后,他回来了告诉她没给弟弟抽血,因为他的血型对不上。她看他不再是以前的英俊,一想到老妈说的话胃就往上返想吐,他做梦都不会想到事情会这么巧,晚饭是他做的大米饭,炖油豆角。他兴致匆匆的给她讲这几天的经历,她却在寻思如何开口问他事情的元末,今天晚上她没有去她妈家住,她要把话问清楚了,孩子玩累了自己躺着睡着了。  他半躺在炕稍头冲下枕着一床被子,她和衣头从上背对着他侧卧在孩子身边,他看出来她有话要问他,她在想该怎么样问他,你家里的事办的还顺利吧!她问。嗯,房子卖了,钱让我留给了我的儿子,他说。你认识唐会计一家吗?他们是我的姨父姨母。她又接着说。是吗?他用惊奇的口吻回答,他们不会和你说我离婚前的事了吧?  其实我以前,脾气挺不好的,18岁就被村子里的一户有钱人家相中,托人来说媒还答应给我找工作,结婚不用我家拿一分钱。我小,不懂感情的事,就答应了。结果婚后感情一直不好,总打架就离了……他讲的和二姨说的一样,他一点没隐瞒如实说了。她听了心没有太多的不鸣和愤慨,只是觉得和这样的人在一起过日子不会有好结果。  她本来对失败的婚姻就有一种抵触的情绪,而这样的婚姻让她以身试法她不会答应的。但怎么开口啊!他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不忍她为难,就说:“我明天回沈阳了,我们没有缘分,本来想在你这找个栖息之地,通过这段时间接触了解你是个好女人,我不忍心坑你,实话告诉你吧,我之前得的病是性病,差点没死了,治了一年,这一年什么都想明白了,有些事是逃脱不了命运的安排,认识你很高兴,如果我没有这些不堪的经历,我会继续追你的,现在想明白了,你带个孩子过日子不容易,我不能再给你带来不幸。谢谢你给我的尊重和照顾?”  他的这番话有那么一点打动她的心,若敢尝试失败,那她一定会握紧他那期待的手,然而现实是不容许一次这样的尝试的。她用平静的声音回答他:“谢谢你能和我说实话,并且替我考虑了那么多,虽然我们没有缘分结为夫妇,但你这段时间给我的关爱和快乐我会永远记住的……"  他起身下地边穿鞋边说:“我该走了,我们即然不能继续交往,我也不想给你带来不便,女人的名声很重要,我不能给你玷污了,你要多保重,好好吃饭,注意身体。”她其实心已经软了,多想留住他,用她的温柔来抹去他那些所有的不堪,亦或她会改变他。不走----行吗?我可以试着接受你?她楚楚的望着他说。不可,我的病还没好,我不会坑你,我要看你过的幸福不带一点忧伤,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一定特不好受。  分别就在眼前,他伸出手,来握握手,相处这么久,还没碰你一下,见你那高贵清丽的样子,不敢有亵渎之念,现在要分手了,美女留个念想吧!这一刻,她的眼眸有点潮湿,轻轻的递过去那只纤细的右手,他笑着一把将她带进怀里,顺便再赠个拥抱吧!她没有挣扎,小鸟般的倚在他的怀里,心里默默的下着小雨。片刻后,他推开她,我真的要走了,别送……    二,人生不归路,因病遁空门……    若干年后,因缘分他们成为密宗的师兄弟,关系一直很好,一直相近如宾,她一直没找,他在沈阳和一个女人不清不浑的同居一起,三天两头的吵了散,散了吵。  2009年,西藏寺院她在这里参加建寺已有2个月,忽然有一天在上师活佛宫殿,听见有人给上师打电话,说他患了肺癌晚期,上师观了半天让他来寺院剃度。要在三宝的加持中为他延续有常的生命,别的师兄弟听了都哭了,她听了却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那种哀伤淋湿了整个心脉。  不日后,他来了,是坐着上师的车来的,一脸的苍白。看见她也在寺里,眼里放射出一种喜悦。剃度与第二天在文殊大殿举行,许多僧众都来参加,记的那天一共剃了六个,他就是其中的一个。剃度后的他很有僧像,一副庄严的样子,穿着紫红色的袈裟给人一种舒心的视觉。每天他要围着白塔念咒不停的念。  她在劳动之余也和铁友陪他说说话,铁友他们三人关系一直就相处的很好,她们偷偷地把好吃的带到他的闭关房,然后几个人一起吃。他也会拿出所有的好东西与她们分享,有一天三人一起绕塔。谈到他的病,知道是不会有起色的,只不过在圣地能净出一些身口意的障碍,为临行的往生路铺垫一程吉祥的光以免堕入地狱。  铁友问他你怕吗?他说不怕,人总有一死,我这一生也没啥遗憾的。铁友说,我听说你病了的消息当时就哭了,他看着她问:“你哭没”。她笑着对他说:“没哭,你有上师管你,就是去了,也会去个好去处,不像我们,到走时,还不知有没有这样的福分,”。他咧嘴笑,你真狼,白对你好了,还不如你铁友呢?她说;“哭有啥用,学佛人对生死的理解应该是没有恐怖畏惧的,何况你已经出家,你是比丘,你怕谁。”他们三人笑作一团,她又说:“我胆小,你走后别来看我,我怕鬼,我会被你吓死……”铁友说:"我不怕鬼,你来找我,我管你”。  于是他们说着不畏生死的话题,谈论着六道轮回的出处。他会拿出上师给他的甘露丸及一些宝物,分给她俩。还开玩笑的对铁友说:“你说我在她家住一宿,啥都没有,你信吗?我都不信,”说话的时候还用眼角的余光瞟她,看她作何感受,她笑盈盈的不做解释,不还嘴,任他去说,因为他喜欢说就让他说,只要他高兴就行,”  日子不缓不慢的的过着,有一天上师离开寺园院出去办事。他就说,你们猜。老佛爷啥时回来,她说三天之内。他说三天之外。谁输就满足对方一个条件,铁友作证打赌进行中……结果她输了,铁友说他不想让你挖野菜,他吃够了,他……他字话音还没有落,她就回答:“我绝不给他洗衣服”。  哈哈哈……好几个人都笑喷了,你咋知道他会让你洗衣服呢?她说:“就知道,我除了给儿子洗过衣服,在都没有给任何男人洗过东西,她委屈的撅着嘴,”铁友说:“不一样,他不是男人,他是僧人,是出家比丘,你要用清净心去为他做事,”她想了想铁友说的话。同意……  第二天,一伙人拿着脏衣服,下山到有河流的地方连洗澡再洗衣服,大伙唱着道歌,一路下山西藏的树木都是原始深林,奇异的花草,叫不上来名的植物,有那么一霎灵魂就在这无染的人间极乐伫住,河水清澈荡漾,河岸的鹅卵石千奇百怪,她用盆装满水,坐在沙滩上,一件一件的洗着衣服,周围许多尼姑和金刚兄弟,他拿着相机一张一张的为大家拍照,偶尔会偷拍她,她认真的洗着衣服,心想也许这就是我次也许是一次给他洗衣服,一想到他会在不久的某一天,离她而去,心总是有些湿漉漉的。  他在自己的身边和铁友说话,以前咋没发现她这么可爱呢?你看她洗衣服的姿势真美。她假装没听见,也不看他俩。让落寞的心在风轻云淡的独白中渐渐平静。她的心不是铁做的……  因为家里有事,她和好友要离开寺院,走时没敢告诉他,怕他伤心……  第二年有人告诉她,他已经走了,好在上师给他做了颇瓦,听说头盖骨有个洞,证明走的挺好,往生了……  2010年再次去寺院,看见尼姑在用许多弟子的骨灰做嚓嚓(用许多东西和在一起,做个小泥塑供在塔里,生生世世听闻佛法)其中就有他一个,他很守信用,一次都没找过她,哪怕梦里,因为她说过她怕鬼……  今年清明,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他,那个走过她村庄的人,那个曾为她带来过欢笑的人,愿他泉下有知,早些逃脱六道轮回。一个人的村庄,靜美的没有一丝阴翳,就像诗人笔下的城堡,神秘,给人以好奇,而每个打马经过的人不一定会俯瞰村庄的神秘,所以缘分仍旧是缘分,是命里注定的,是因缘而存在的,就让一个人的村庄继续旖旎,打马经过的人,请你不要好奇哈。     共 488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睾丸扭转的治疗方式有那些
昆明治癫痫哪家专科医院好
昆明治疗癫痫病医院,全方位了解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