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花开的声音江山文学网

2019年07月14日 栏目:历史

在月荷与慕迪的写字台的抽屉里放着一只包装精美,泛了黄的白色小纸盒。偶然见到这只纸盒的朋友们总会好奇地问月荷与慕迪:“这是什么?”  月荷与慕

在月荷与慕迪的写字台的抽屉里放着一只包装精美,泛了黄的白色小纸盒。偶然见到这只纸盒的朋友们总会好奇地问月荷与慕迪:“这是什么?”  月荷与慕迪总会会心地一笑:“这是一个传奇,一段不是故事、真实却很传奇的往事!”  如果朋友们好奇地要求慕迪与月荷打开纸盒看看,总是月荷刚打开盒子,慕迪就急急地指着那厚厚的一叠信件介绍说:“这是“爱情誓言”而那张五十元的绿色纸币是“爱情汇票”,那一部微微地磨损了一点银粉的小灵通是“月下老人。”在朋友们的再三央求下月荷或慕迪会隐隐约约地告诉朋友们这个传奇却是真实的往事那美好、甜蜜的记忆……  还记得多年前的那个黄昏,月荷因为家事的烦恼到了一个交友热线电话节目为自己交友留言,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月荷洗去一天的风尘,刚入梦却被电话吵醒,她不耐烦地拿起了电话,只听电话那头一位男子急急地说:“晴,请不要挂断电话,请听我把话说完。”  月荷诧异地道:“对不起,你打错电话了,我叫月荷,不是你要找的晴。”  那男子似乎也听出了什么,笑道:“对不起,你的那段录音很象我的女友晴。”  月荷的好奇心被那男子悬得好高、好高,她笑道:“你的女友叫晴?你们似乎好久没有见面了?”  男子叹息了:“是的,我们已经两年多没有见面了,对不起,你的声音让我错误地以为她还在等我。”  月荷笑道:“那么说,我的声音与她的声音很象了?”  男子苦笑道:“象?岂止是象?简直是一模一样!”  月荷笑道:“那么说来,我倒真想见见她,说不定我和她长得也一模一样呢。”  男子苦笑道:“只可惜你也许不认识她,不然,你倒可以看看长得象不象她,不过我倒可以告诉你,她是一位很漂亮、很清纯的女孩儿。”  月荷笑着应了声:“那,我真的应该去看看她了。”  那男子笑道:“你的留言不是想交友吗?我也喜欢文学、音乐,可以与你交个朋友吗?”  月荷笑道:“好啊,我们可以交谈写作心得,,说不定还可以互相提高呢。”    男子笑道:“我喜欢诗歌,所以,我的作品以诗歌为主。你呢?喜欢什么?平时喜欢写些什么样的作品?”  月荷笑道:“我也喜欢诗歌,从前,我的老师、同学、朋友们都将我当作诗人,可是我不太会写诗,只会欣赏别人的诗句。你的诗,一定写得很好把?”  男子笑道:“我不认为写得怎样,只是发表的有很多,以后有机会我给你寄来?还是……”  月荷笑道:“好啊,你可以寄到南城西路93号月荷收。”  男子差异地道:“你是南城的?我的朋友晴也是南城的。”  月荷好奇地问:“她也是南城的?”  男子笑道:“她住南城堡南路23号。”月荷笑道:“你知道吗?我和你的朋友晴也是朋友我们已经认识十多年了。”  男子着急地问道:“她现在过得好吗?”  月荷笑道:“她过得很好,她去年年底结婚了,现在刚做了母亲。”  男子叹息了,好半晌才苦笑道:“真是世事难料,我还以为她还在等我呢?”  月荷笑道:“她要是知道还有朋友在关心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那男子苦笑道:“只可惜她不会知道了。”  顿了顿那男子强笑道:“请不要告诉她我与你交往的事,好吗?对了,改天我会把诗稿给你寄来的。我叫慕迪,改天再与你联系。”说完他匆匆地挂断了电话。  一连一个多月,慕迪都没有寄来他的诗稿,月荷想他一定是害怕晴知道他们的交往会尴尬,也不时会想晴与慕迪曾经拥有过怎样的故事,一定发生过难解的误会吧?不然两年了,慕迪怎么还在苦苦地寻觅晴的消息?  两个月过去了,慕迪依然还是音讯全无,月荷的工作越来越忙,就在她忙得快要忘了慕迪时,三个多月后,慕迪寄来了十多篇诗稿和一封信,慕迪在信中对月荷说:“得知她已经结婚、为人母的消息,我的心整个地被人掏空了,我的眼中有泪,却没有一滴落下来!我不怪她,谁让我是一个残疾人呢!”  月荷的心好象是被人狠狠一击,她只感到心好痛、好痛,因为,他们的痛苦全因她而起。一连几个夜晚,月荷都沉浸在慕迪的悲伤里,她提起笔给慕迪写了封信,鼓励他振作起来,。一周后月荷收到了慕迪的来信,信中慕迪写道:“因为身体的残疾,许多女孩子想要接近我都被我拒绝了,然而,在梦中我常常梦见一位美丽、温柔、善良的女孩儿在为我洗衣、做饭,醒来了,却什么也没有……一向坚强、骄傲的月荷落泪了----多么微小的心愿,却没有谁为他完成!她决定等过几天工作不太忙了时,去帮他完成这个小心愿。这个决定改变了慕迪、也改变了她自己的一生!  那个雨后的午后,月荷请假提前下班搭上了开往慕迪家的长途汽车。当月荷站在慕迪所说的那个位置,却怎么也找不到慕迪所说的那个牌子,正疑惑间,却听到对面有人笑道:“就是这里了,快进来吧?”  月荷循声望去,只见一位身着一袭黑衣、瘦弱的男子坐在一把椅子里忙碌着什么。她走过去笑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慕迪笑道:“你的信与照片刚刚到了。”  月荷笑道:“那么巧?”  慕迪笑了:“你说过的,信到了你也就到了。”  月荷笑了,看着他忙碌的样子,诧异地问:“你在忙些什么?”  慕迪扬了扬手中的工具笑道:“我在刻章,这几天是我一年中忙的日子,卖烤烟的特别多,你瞧,今天我已经刻了五六十枚章了。”  月荷差异地问:“你会刻章?”  慕迪笑道:“你忘了我曾经说过,我会刻章、会中医与按摩、会写诗、会吹笛子、会洗衣做饭,现在我的医学学业也快毕业了。”  月荷笑了,是的,有一天,他曾经说过。那一晚,很晚了,慕迪才忙完了手中的工作。慕迪的很多朋友在的那家餐馆里为月荷接风洗尘。第二天一早,月荷为慕迪洗净了好多脏衣服后开始为慕迪与他的朋友们包饺子,可笑又可气的是慕迪的朋友把饺皮放进了冰箱的冷冻室里,饺皮的边缘冻在了一块儿,月荷只好把饺皮放在阳光里解冻,把肉馅剁好了好一会儿,饺皮才微微地解冻了一点点,她只好小心翼翼地揭下饺皮包饺子,而慕迪早开始了他一天的工作。等慕迪的朋友们端了几盘菜来,月荷才开始为他们煮铰子。  都说走的急的总是美的时光,转眼,月荷的假期就要结束了。第二天一早,慕迪送月荷上车时,交给月荷了一封信,再三告诫她回到家了才能拆开看。虽然月荷也很想看看慕迪写了些什么,却还是到家了才拆开了信封。信封里有慕迪昨夜新写的几首诗、一封信、信里夹着一张绿色的、崭新的五十元钞票。月荷生气地给慕迪打了电话过去,慕迪笑道:“我就怕你生气才这么做的。”  月荷余怒未消地道:“下次我来看你是会还你的。”  慕迪着急地道:“我们既然已经是朋友,还讲什么还不还的。”    月荷强笑道:“那好,下不为例,,你以后再这么做,我们就不再是朋友了。”  一个月后,月荷又到了慕迪那里,第二天刚吃过午饭,慕迪的朋友就带慕迪与月荷到了慕迪的家。慕迪的家人见了月荷很高兴,月荷看着他们亲切、灿烂的笑容有些不知所措。那一次,月荷玩得很开心,无奈假期又快结束,慕迪舍不得月荷走,月荷只得又请了一天的假,一是为慕迪再洗一次衣服,那些衣服的线头有些已经绽开需要修理,二来不知怎么的,她有些不想离去。临走前,慕迪“缴获”了月荷的那部小灵通,把自已的手机送给了月荷,并为月荷买了电话卡,而他却用一部又破又旧的手机。那一刻,月荷听到了花开的声音!回到家后,月荷与慕迪的交往遭到了月荷家人的强烈反对,而月荷的心已在不知不觉中被慕迪打动,慕迪也日日夜夜思念月荷,为了能与心爱的月荷长相聚,慕迪让月荷辞去心爱的工作来到了慕迪身边。半年后他们喜结连理。  婚后的日子并非是风平浪静的,他们有过争吵、有病痛袭来、有灾难降临、有债务的压力、有过离别……然而,更多的则是理解、宽容、欢笑!好多次慕迪曾开玩笑的对月荷说:“你再也找不到比我对你好的人了。当然,比我帅,比我有钱有势的男人你可能找到,但是我敢肯定,没有人会有我对你如此的好!”  而月荷总是不以为然地说:“那不一定,从前我的男朋友对我比你对我好的不只十倍、百倍呢!”  慕迪大笑:“那是从前,不是现在,不信,你现在回去找他们,看他们会不会还对你好,会不会象我一样用心地对你  月荷生气地撅起了嘴:“走就走,我就不信他们不会对我好了。”  慕迪急了:“你敢,你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不知怎么的月荷没有去找别的男人,不管他会不会真的比慕迪对她好!也许,她真的找不到比慕迪对她好的男人!也许,命运之线、幸福之线已经把她与慕迪紧紧地栓在了一起,再也分不开了!     共 348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男科哪家研究院好
云南癫痫病研究院
治疗癫痫的方式有什么

上一页:花季和你1

下一页:位置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