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

春秋一程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年07月14日 栏目:生活

霁景澄秋,幽香成径,一个砍柴的大汉走在小路上,突然看见前面的地上躺着一个年轻人,樵夫吃了一惊,连忙走上去查看:“小伙子,你怎么了?受伤了吗?

霁景澄秋,幽香成径,一个砍柴的大汉走在小路上,突然看见前面的地上躺着一个年轻人,樵夫吃了一惊,连忙走上去查看:“小伙子,你怎么了?受伤了吗?”  年轻人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却一句话都不说,还是一动不动地躺在树下。  “吓我一跳,你没事吧,怎么在这里睡觉啊,这山里有狼。喂,天已经大亮了,快起来吧,要不我们结伴同行吧。”樵夫道。  “我不想再走了。”  “不想再走,那我就先走了。”樵夫刚打算离开,却突然听见那年轻人又悠悠地说了一句:“我想我是在等死。”  “什么?阎罗王如果招你,不想去也得去,如果不招你,怎么等也等不到的。你现在好好的,怎么说等死呢?”樵夫停了下来,他不想见死不救:“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我说的是真的,如果你知道了我的故事,恐怕会和我一样呢。”青年人淡淡地说道。  “喔,那我就洗耳恭听了。”樵夫嘿嘿一笑,放下担子,坐在了青年的身边。  “我叫杨无过,三天前,也就是我十八岁生日那天,鬼子占领了我们的村庄,我的爹娘和妹妹都死在了鬼子的手里,只有我一个人,逃了出来。”  杨无过缓缓地说道:“我的娘叫刘玉春,她在年轻时被一个人贩子拐卖,那个人还强暴了她,娘逃了出来,正欲回家乡,却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悲愤交加,爬上了一座高山顶,想要跳崖自杀,结果被一个道士救了,他劝娘要珍惜生命,并说孩子是没有过错的,至少要将孩子生下来再说,他给娘肚子里的孩子取名叫无过。娘来到了一个乡村,见到了一个朴实的屠夫,那个屠夫接受了她,她为他生下了一个女儿,取名杨不悔,也就是我的妹妹。本来娘以为,我们一家就会这么安安静静地一直过下去,但是,却又出了那种事情。”  杨无过说着就紧紧地瞪着那个樵夫说:“你说,我是不是一个灾星,娘怀上了我,本来就是一件耻辱之事,而我却害死了她,又害得善良的爹和妹妹也死了,这是我的错。事情就是这样的。逃出来之后,我对自己说,风从哪里吹来,我便向哪里去。”杨无过闭上了眼睛,叹息道:“可是,天啊,一丝风也没有。”  “我走啊走啊,渴了捧起晶莹的泉水,饿了摘下树上的果子。也不知翻过多少道山梁,趟过了多少条湍流,终于走到了这个地方。现在我累了,再也走不动了。原来茫无目的地四处行走,远比有目的地地跋涉千山万水要辛苦得多。所有的亲人都离我而去了,看来,我是时候和他们再见面了。”杨无过说到这里就不再说话了。  樵夫叹息了一口气道:“你胡说什么啊?无过,你不能死,你死了,怎么对得起你的父母,怎么对得起你的妹妹,怎么对得起当日的那个道长。”樵夫拉起杨无过道:“只要生命还在,就一定会有希望。等死?怎么等,等河水涨起来淹死你,还是等树叶落下来活埋了你?”  望着樵夫那坚定的眼神,感受着樵夫那强有力的双手,杨无过重又竖立起了生的希望。这次短暂的邂逅,只是杨无过漫长人生旅途中的一程,可是杨无过发誓,他会永远铭记这个片断,因为,在他无助的时候,是樵夫告诉他天未丧斯文,给了他继续生存的勇气。  漫漫人生路,杨无过决定继续求索,可是天地之大,何处才是他的用武之地呢。  杨无过又行了几日,山势渐渐平缓,树木也渐渐稀少,从黛色变成绿色,从绿色变成青色,又从青色变成黄色。琼楼玉宇今俱废,回首风云人间苦。看到这样的场景,不由得让他的心中又多了几分伤感,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继续走下去。  走着走着,他路过了一个废弃的小村,杨无过看见在一条几近干涸的小河边,坐着一个女子,他不由得感慨:终于有人烟了。他走到女子身边,鞠了一躬,礼貌地说:“阿姨,请问这是什么地方?”  那是个中年女子,她缓缓抬起头,头上发髻凌乱,脸上满是疤痕,还有一个干瘪的下巴,上身一件绛红色的上衣,下面是一条枣红色的长裤,樱桃红的鞋子。忧愁和痛苦笼罩在她脸上,但是没有泪水。“不知道。”她悠悠地说道。  “阿姨,能给我点吃的吗?”  “我没什么可吃的东西。”  “阿姨,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那么你呢?你不是也一个人?”  “我?唉,我父母双亡,孑然一身,独自流浪。”  “也是个不幸的人。”  “阿姨,你?”  “我的家在莫愁湖畔,因为我漂亮,跳舞跳得又好看,所以大家都叫我莫愁女。鬼子屠村,几乎杀死了所有人,还放火烧光了房子,我虽幸免于难,却在大火中面容尽毁。”  “阿姨,原来我们同病相怜。”杨无过坐到那女子身边,将自己的故事告诉了她,这么长时间了,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所以,他没有保留地都说了出来:“阿姨,你说我们以后该怎么活?”  “孩子,一个人的一生应当是多姿多彩的,所以,既然有快乐,那么,也应该有痛苦。如果他平平庸庸过一辈子,即使活了一百岁,也只是连续一百次重复做了一年的事,他真正的生命只有一年。”女子淡淡地笑了,她那丑陋的脸孔上竟然多了几分神采。  “我知道了,所以,痛苦也可以被挑战,孤独也可以被享受,譬如诗歌,沉郁顿挫之作才是精华;又如鼓瑟,令人黯然伤神之音才是绝唱。”杨无过说到这里,眼中的颓然之气一扫而光。  看着杨无过踏上前路,那女子淡然一笑:“孩子,你和我不一样,你的一生,才刚刚开始。”  岁岁荣枯原上草,去路不如归路好。走了不多时,杨无过经过一片枯黄的柳树林,他遇见了一批难民,看着他们衣衫褴褛,食不果腹的样子,他心中酸酸的。但他又能如何?他自己也没吃的,他其实和他们一样,也是难民。  这时,柳荫深处走来一个道士,他的身上穿着一袭又脏又破的道袍,两只破鞋,用麻绳扎在脚上,一个油得发光的褡裢,挂在肩上,里面鼓鼓囊囊的不知是什么。他看看这些难民,摇头叹道:“饥荒年年有,不如今年多。”说罢,便从褡裢中取出一包饽饽,分给众人。  看着难民们千恩万谢地离去,那道人摇摇头,刚想离去,扭头却又看见杨无过站在身后,他微微一笑道:“小兄弟,你也饿了吧。”  杨无过想起刚刚的饽饽,馋得直咽口水,却并不回答。那道人又像变戏法似地从口袋里取出一小块饽饽道:“做好事也要量力而行,给自己留后路,所以,我这里还有。”说罢,他撕下一半塞在杨无过手中道:“吃吧。”  杨无过接过饽饽,塞在嘴里,吃得几乎噎住。  “嘿嘿,小伙子,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啊,你的家里人呢?”道人笑呵呵地看着杨无过,脸上满是慈爱的表情。  “我?”杨无过叹息了一口气,他不想将自己的不幸整日挂在嘴边上,但是,却还是忍不住将自己的故事告诉了道人。  道人听到这里,不由得愣住了:“原来,你就是无过?想不到,你长这么大了,我当年看见你的时候,你还没有出生,还在你娘的肚子里呢。”  杨无过呆呆地看着道人,半晌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就是当年那个救了他娘,也救了自己的道长。  “无过,你感到迷茫,是吗?”道人缓缓地说:“既然如此,那么,不如跟着我走吧。虽然鬼子占领了我们的村庄,但是,在他们找不到的地方,却有游击队存在,他们每每会给鬼子重创。”  杨无过吃惊地说:“你,你是?可是,你不是道士吗?”  “如果国将不国,那么,谁还能够安心青灯黄卷呢,虽然我是一个方外之人,但是,我也要为自己的国家,做一点事情。”  杨无过听到这里,心中豁然开朗,好像是点燃了一盏明灯一般。这位道长给了无过两次生命,一次使他平安地诞生世间,一次点燃了他人生道路上的明灯。  人类就是这样进步的,一代代,一世世,传递知识和信念。我们从前辈手里接过一盏明灯,然后又把它传给我们的后人。杨无过知道,自己是一个在黑暗中独自行走的人,但是,他却并不是孤立无援的,因为,在遥远的前方,有人为他点亮了明灯。他愿意当一个点灯的人,再把灯火传给后人。  “好,道长,我跟着你去找游击队,打鬼子,给我的爹娘、妹妹报仇,也给天下千千万万的老百姓报仇。”  慢慢人生路,他只是走了其中的一程,想到这里,杨无过又踏上了征途,继续前进。 共 304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性冷淡致使阴道干涩
黑龙江专科研究院治男科哪家好
云南专治癫痫的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